【大紀元3月21日訊】自由時報 文/廖浩欽


惡性腫瘤目前仍然佔據我國十大死因第一位,著實令人聞之色變。病程兇猛如胰臟癌,往往在發現後數月即奪人性命;有些癌變如大腸癌、肝癌等雖然兇猛依舊,但若早期發現、早期治療,即可大大提升患者的5年存活率。


癌症的早期治療以手術為主,切除原發病灶對於減緩癌變的進程有不可磨滅的功勞,隨之而來的放、化療,則考驗著患者的體力與耐力。


中藥做為殺滅癌細胞的角色,遠遠不及化療藥物,雖然紫杉醇及雷公藤等化療藥物本屬中藥範圍,但若非以現代製藥技術加以精煉有效成份,實為劇毒藥物,患者不宜私下道聽途說而貿然使用。


病急亂投醫,也是癌末患者常見的毛病,常見患者誤信小道消息而遠赴深山求診,卻不知所求之藥為何物,所求之醫是否具有醫師資格,結果大多導致病程加速惡化。


雖然中西醫綜合療法對癌末患者確實有幫助,但絕不包括密醫及民俗療法。癌末醫療應用更嚴肅的態度看待,而非一般神棍、密醫能輕易為之。


中醫在整個癌病的療程上最重要的角色在於「扶正」,也就是減低放、化療之後所伴隨的虛弱。由於放、化療屬於雙面刃,再怎麼精密的技術也無法做到不傷正常細胞的地步,所以往往化療療程尚未結束,患者就因無法承受副作用而中斷化療,卻給了癌細胞喘息的機會,又捲土重來。


若在一開始接受化療時,搭配中藥調治,減少副作用,並增強機體抵抗力,不但能使化療效果變好,也能改善患者的生活品質。


某些癌病確實有禁忌,如肝癌忌服人參類,但這也只是相對而言。


肝癌初期的確忌人參,因初期人體的抵抗力還好,人參確實可能會「補」到腫瘤去,但在肝癌末期患者,由於肝細胞大量破壞影響消化系統,再加上腹水,通常患者會處於極度營養不良的狀況,接著引發氣虛、血虛等一系列虛症;過度虛勞的身體,再加上家屬通常不敢給肉類、豆類等,看似會增加身體負擔的食物,往往只敢給稀飯,於是患者在得不到充足營養之下,每每活活餓死。


在這樣的情況下,幾乎每位醫師都會建議使用「參苓白朮散」或「異功散」來調胃和中,並給予營養品,至少先讓患者能夠得到營養,才有體力對抗病魔及承受化療。人參在此時,就扮演了重要的角色。


由於癌末的病程1日數變,症狀出現極為頻繁,適當用藥可增強體力。


以腸胃道的癌變來說,常用的抗癌中藥有白花蛇舌草及半枝蓮,其中白花蛇舌草除了基本抗癌作用外,還能刺激網狀內皮系統增生,增強網狀細胞及白細胞的吞噬能力,也就是能夠增強自體的抗癌能力;而半枝蓮對於肝炎、腹水可利水消腫,但本身有刺激性,不宜自行使用。兩種藥物常合用,並與扶正藥物同用於癌末治療上。


當癌症已經不可能被治癒,治療的方向就應該思考如何延長生命及改善患者生活品質。基本上,患者若能吃得下、睡得著,就不容易感到痛苦;患者也不應該一直臥床,在體力許可的限度上,應該多出來,接觸陽光及流動的空氣,培養基本的體力,若體力許可,適度的工作也能轉移病痛,且保持正常的人際關係,才有奮戰的勇氣。 (本文作者為台中市忠明中醫診所院長 )

    全站熱搜

    乾元參藥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